通知

这个多媒体故事需要音频和视频播放。请确认话筒和音响开启状态。

使用鼠标滚轮或键盘上的方向键进行界面间的切换。

滑动界面间导航

一起走

Salt - Chinese

标志 https://stories.swissinfo.ch/salt-chinese

概述


带你一探世界上最大消耗品之一的历史


作者:
文:Olivier Pauchard
图:Thomas Kern
视频编辑:Céline Stegmüller

      进入第一页

      全屏
      众所周知,瑞士是个原材料资源贫乏的国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瑞士必须更多地仰仗于国民的商业智慧和创造能力,而不是脚下的土地。

      作为一种常见且价格低廉的商品,盐很少引人关注。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相对稀缺的商品都是大量贸易和贩运的主要商品。围绕着盐的各种人类活动都留下了印迹,如今,这些印迹深深吸引着历史和文化遗产爱好者,旅游业的从业人员也尝试开发利用这些资源。

      在健康方面,盐具有两面性。一方面盐是生命不可缺少的必需品,而另一方面,盐一旦摄入过量,就会变成沉默的杀手。因此,瑞士和其他国家一样,限制对盐的消耗,即使添加到盐中的碘有助于预防阿尔卑斯山区特有的疾病。

      只要我们稍加仔细观察,盐就会向我们展现一段引人入胜的旅程,我们邀请你一同踏上这段旅程。

      关闭
      进入第一页

      盐:一种原材料

      关闭
      进入第一页

      全屏

      总体来说,瑞士地下的原材料相对贫乏。但是盐是个明显的例外。瑞士拥有的盐资源仍旧可供数代人使用。

      瑞士的盐形成于两亿年前,当时三叠纪海洋刚刚干涸。经过了一系列的地质褶皱运动,今天这些盐都被封藏在深达几百米的地下。在瑞士高原(Plateau)以及汝拉山脉(Jura)都储藏着盐,而在阿尔卑斯山区(Alpes)也蕴藏有盐脉。
      关闭
      进入第一页

      全屏
      瑞士于16世纪开始采盐。地点位于沃州前阿尔卑斯山脉(Préalpes)的贝城(Bex)地区。根据传说,该盐矿是由当地的一个牧羊人发现的。当时他注意到他的羊群特别喜欢一处山泉里的盐水。

      如今,瑞士的盐主要来自三个开采地点:Schweizerhalle盐矿(巴塞尔乡村州)、Riburg(阿尔高州)以及贝城(Bex 沃州)。Schweizerhalle盐矿提供了最多的就业岗位,大概有130人在那里工作;Riburg的盐矿产量最高(每天可达1100吨)。
      关闭
      进入第一页

      Her we can put a caption
      全屏
      每年盐的需求量都不相同。自本世纪以来,最高纪录是在2010年,当年的需求量是641’493吨。而最低纪录是在2007年,当年的需求量仅为354’303吨。

      人们可能会对不同年份间如此大的差异感到惊讶。但其原因十分简单。由于大约一半的盐产量是用于道路除雪,盐的生产总量与当年冬季的降雪量密切相关。去年,三处盐矿总共生产了477’325吨盐,而盐的储备量达到222’283吨。

      同样是在2019年,售出的盐的总量为500’980吨。这可能与你的预想相反,食用盐仅占总量的很少一部分。
      Her we can put a caption
      关闭
      进入第一页
      开关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0:00
      /
      0:00
      立即播放视频
      如今,盐的生产已基本实现了自动化。但是在不久以前,盐的提取还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繁重的劳动。

      1963年5月瑞士电视台在贝城盐矿用镜头和影像记录下了当时盐的生产。

      打开视频

      进入第一页

      全屏
      瑞士非常看重经济自由主义。但是盐却是个例外,其生产和销售都由国家垄断,又称“州采盐特权”(régale du sel des cantons)。

      瑞士的盐产业由瑞士盐务公司(Salines Suisses SA)专管。这家股份有限公司将三处盐产地整合在一起,由瑞士26个州和列支敦士登公国集体所有,并代表它们实施采盐特权。

      具体地说,垄断意味着一般无法在瑞士自由进口和贩售外国盐。但现在这一规定不再像从前那样得到严格执行,近年来进口法规得到了极大的放宽。

      瑞士允许个人每年自由进口不超过50公斤的食盐,仅限个人使用。如数量超出,则必须取得瑞士盐务公司出具的进口许可。而该公司只会在进口的盐品不在其经营品种范围内时,才会批准许可证(比如说瑞士盐务公司不出售的来自特定国家的“盐之花”)。

      瑞士允许每个进口商每年进口每种最多6’000公斤的盐,对500公斤以下统一征收100瑞郎关税,对500公斤到6’000公斤统一征收150瑞郎关税。

      直到现在,各州仍然恪守采盐特权。维持对盐的垄断有多种理由,该特权能确保瑞士在盐供给方面的自主性,通过这个系统维持稳定的盐价,保证盐的生产过程的环保性,或是向盐中加入氟和碘的可能性。
      关闭
      进入第一页

      盐和健康:餐桌上的双刃剑

      进入第一页

      全屏
      我们通常很少关注我们吃的盐。然而,这种如此司空见惯的商品却是这样的重要。在最好的方面和最坏的方面都是如此……

      好的方面,因为盐在生命诞生之初就是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它对所有生物来说都不可或缺。它同时还有助于对抗某些疾病。

      但在坏的方面,盐分过多会导致高血压,并且还会导致其他心血管疾病。

      “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盐逐渐成为了必需品,同时也成为了头号敌人。它确实是一柄双刃剑。没有盐,人会死;但食用太多的盐,人也会死”,医生兼历史学家Vincent Barras总结道。
      关闭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全屏



      自古以来,水的益处就广为人知。在古罗马时期,圣莫里茨(Saint-Moritz)和伊韦尔东(Yverdon-les-Bains)等地就被当作水疗中心。

      Vincent Barras回忆说:“这些温泉因其所含盐分而得到开发,这里面不仅是氯化钠,同时还有其他矿物盐。”人们相信盐可以治愈许多疾病。方式并不仅仅是浸泡在盐水中,也包括饮用这些盐水。瑞士各地都或多或少开展温泉疗法。但是也有些不尽相同的细节。比如,那些富含硫的温泉,一般会被推荐用来治疗皮肤疾病。

      水疗在19世纪达到了黄金时代。在1860年左右,仅伯尔尼州就拥有73处温泉机构。1870年,联邦统计局列出了多达610处温泉和矿泉。

      进入20世纪上半叶后,温泉的繁荣度降低了很多。各地的温泉机构经历了严重的危机,主要原因一是两次世界大战带走了客户,二是医学的快速发展,三是旅游业的新风向。
      关闭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全屏
      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里,住在阿尔卑斯高山带的一些人都遭受着不明疾病的折磨。最明显的症状是甲状腺肿大和智力发育迟缓,当时将患有这种未知疾病的人被叫做“阿尔卑斯呆小病人”(crétins des Alpes)。

      瓦莱州受此病症影响尤为严重。以至于这种现象一度成为吸引游客来访的原因,而在著名的狄德罗(Diderot)和达朗贝尔(d’Alembert)版《百科全书》中,“呆小症 ”(Cretinisme)这一词条则被特别与瓦莱州关联起来。

      还是在瓦莱州,我们终于知道了这种神秘疾病的起源。呆小症是由饮食中缺乏碘而引起的。在食盐中添加碘,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如今,瑞士销售的大多数食用盐中都含有碘,同时也含有用于抵抗龋齿的氟。

      在封装过程中,这两种物质会被以喷雾的方式添加到盐中。

      即使在瑞士,尽管向盐中添加碘的积极作用已被证实,但仍有人质疑这种添加。

      “如今,这种方法的效果没有那么显著了,因为碘的摄取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食物变得无比多样;例如,我们极大地增加了对海鱼的食用。况且碘也有可能带来有害作用,盐本身在某些情况下也可能非常有害。今天,我们无法证明向盐中加碘的必要性”,Vincent Barras评论说。
      关闭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0:00
      /
      0:00
      立即播放视频
      呆小症使得瓦莱州的某些地区深受其害。

      但同样是瓦莱州最终找到了解决的方案。

      打开视频

      进入第一页

      全屏
      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多语)每天食盐摄入量不超过5克,相当于一茶匙。如果超过这个限制,那将带来严重的健康风险。

      盐的主要危害是高血压。“流行病学家已经证明了盐摄入量与高血压之间的关联性,这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因素之一,也是瑞士最重要的死亡原因之一”,Vincent Barras解释说。

      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清楚地显示(多语),心血管疾病与癌症是迄今为止瑞士最重要的死亡原因。瑞士医学界十分赞同世卫组织的建议。例如,《瑞士医学杂志》(Revue médicale suisse)指出(法),降低食盐消耗量是“公共卫生的一项重要举措”。

      瑞士每日的平均食盐摄入量是9克,几乎是建议量的两倍。在联邦食品安全与兽医局(OSAV)的领导下(多语),瑞士实施了降低盐耗量的战略。该“食盐战略”于2013年开始实施,现已纳入《2017-2024年瑞士营养战略》(Stratégie suisse de nutrition 2017-2024)。其中期目标是将消耗量降低至8克,长期目标是将消耗量降低至5克以下。

      关于这一目标的实现,当局还是主要依靠自愿原则。他们期望提高公众对该问题的认知度,并与食品工业积极展开对话,以鼓励其减少在预制食品中加入 盐的量。







      关闭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盐的丰富历史

      盐在今天是充裕和常见的商品。但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时间里,盐既稀缺又昂贵。曾几何时,人们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获得这种无比珍贵的调味品。

      这为广大历史爱好者和旅游业者提供了有趣的资源。

      (图:法国Arc et Senans皇家盐场,长期为瑞士市场提供货源)
      进入第一页

      全屏


      瑞士长期缺盐。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时间里,这里的居民不得不从其他地区获得这种物资。

      在罗马时代,盐主要产自地中海盆地。另外法国汝拉山地区也是主要的盐产地,那里自新石器时代以来就有产盐的记录。

      法国长期以来就一直是瑞士西部地区主要的盐供应国。瑞士东部和南部则主要由其他邻近地区供应。

      历史学家Christian Schülé解释说:“供应商的选择取决于价格,质量和运输距离会对价格产生影响。”政治局势也会产生影响;当时存在一种盐外交。举例来说,1516年签订的《弗里堡条约》(traité de Fribourg)确立了瑞士联邦与法兰西王国之间的永久和平,其中就包含有关盐的条款。有些交易是依据外交条约进行的,而也有些交易只是简单依据贸易条约进行。
      关闭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在过去几个世纪的时间里,法国弗朗什-孔泰(Franche-Comté)地区一直是瑞士进口食盐的主要来源地。

      历史学家Christian Schülé说:“这项贸易曾经非常繁荣。一吨吨的盐源源不断地从法国运到瑞士。伊韦尔东那时是运输枢纽。盐在那里集散,然后继续被运往伯尔尼和瑞士其他州。除此之外,那里还有些重要的仓库。苏黎世市曾一度在伊韦尔东设立了一个仓库。”

      自19世纪以来,瑞士出产的盐已经可以自给自足,因此运盐车队很久以前就弃用了这条盐道。但是有关它的记忆仍然存在。Via Salina(多语)盐道也在今天称为瑞士的“十二条文化之路”(法、德)之一。

      这条路线将弗朗什-孔泰大区的阿尔克-塞南(Arc-et-Senans)的皇家盐场与伯尔尼相连。沿途可以看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几处遗址。在这条路线的瑞士部分,这项贸易保留下来的痕迹相对较少。但是,人们可以发现不同的车辙路线,有些位于汝拉山区的陡峭地带。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Galerie_Production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Galerie_Thermal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Galerie Tourist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Kippel, canton du Valais. Un homme prie tandis que passent les grenadiers en costume historique lors de la procession de la Fête-Dieu.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Messe en plein air à Flüeli Ranft, dans le canton d'Obwald. Cette vallée est la patrie de Nicolas de Flue (1417-1487), saint patron de la Suisse.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En Appenzell (Suisse orientale), les femmes défilent en costume traditionnel pour la Fête-Dieu.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La procession de la Fête-Dieu réunit souvent d'anciens Gardes suisses du Pape, comme ici à Savièse, dans le canton du Valais. (pixsil)
      进入第一页
      La Bible protestante de Zurich a été révisée récemment. En 1531, c'est ici qu'est parue la première Bible complète en allemand. La dernière version, sous sa couverture vivement colorée, a demandé 23 ans de travail.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Les cérémonies religieuses protestantes sont souvent plus austères que les catholiques, comme on le voit dans «Der Schuß von der Kanzel», film suisse de 1942. (RDB)
      进入第一页
      Mais si le protestantisme manque de couleurs, il se distingue parfois par son avant-gardisme, comme ici, lors de la bénédiction du premier mariage homosexuel en 1995.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Après des siècles de conflits religieux, l'heure est à l'œcuménisme. Lors de la récente ouverture du tunnel ferroviaire du Lötschberg, la bénédiction est venue du pasteur Samuel Lutz et de l'évêque Norbert Brunner.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Un moine devant le temple bouddhiste thaï de Gretzenbach, dans le canton de Soleure. (RDB)
      进入第一页
      C'est à Berne que s'est ouvert en 1955 le premier temple mormon d'Europe. Aujourd'hui, on croise fréquemment de jeunes missionnaires mormons dans les villes suisses.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Uriella, leader de la secte Fiat Lux, en prière en 1992. Bien des experts considèrent la Suisse comme un paradis des sectes. (RDB)
      进入第一页
      Les juifs ne sont qu'une toute petite minorité en Suisse, vivant pour la plupart dans les villes comme Genève et Zurich, qui ont quelques écoles juives.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Centre culturel bosniaque de Zofingue, dans le canton d'Argovie: les femmes prient à part des hommes. Les deux plus grandes mosquées de Suisse sont à Genève et à Zurich. (Keystone)
      进入第一页
      Langenthal, près de Berne, la capitale, abrite le premier temple sikh d'Europe. (RDB)
      进入第一页
      Depuis l'arrivée des premiers requérants d'asile dans les année 80, les Tamouls du Sri Lanka ont continué de pratiquer leur religion. A Lausanne, un parking souterrain a été converti en temple hindou. (RDB)
      进入第一页

        进入第一页
        继续向下滚动 点击继续
        继续滑动